Wednesday, March 4, 2009

黑白?真的那么重要?

黑?百?
你能分辨得出来吗?
你告诉我,你是白的,因为他是黑的,
但是,
他对我说,你是黑的,因为他是白的。。。

我要如何分辨呢?
你对我说,宪法下,你是白的,所以他肯定是黑的,
但是,
他却告诉我,法律下,他是白的,你才是黑的那个。。

我又如何分辨呢?
宪法和法律不一样的?

最后,
他说了要由法庭来决定,
你说他的座位犹如无聊。。。

好了啦,
他决定了,寻求开一个紧急会议,
你却说了,要法庭决定才可以开。。。

那么你岂不是在支持无聊的行为吗?

到头来,
你决定了封锁会议大厦,
他也决定照常召开会议。。。

今天看看,
你依然封锁会议用途的大厦,
他也写下历史新页,在大树旁开议会。。。

回来了,
你先告诉我,你是白的,他是黑的,
他也告诉我,他是白的,你是黑的。。。

那么到底我该相信谁呢?

难道只有白猫才能捉老鼠吗?
作为一只黑猫不能捉老鼠吗?

难道你就是急着要当白猫吗?
不能让他去尝试当任白猫吗?

黑白,
也许我们已经分不出了,
难道你们也希望我们以后黑白不分吗?

朋友们,
也许你们心中也有自己的一把尺,
如何衡量?自己决定吧。。。。
(哈哈,尺是无法衡量颜色的)


后记:
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我不知道,也许没有人知道,
分分钟连当事人也不知道,
如何呢?我不知道。。。。

我可以很开心地宣布:
我重新回来部落格世界了!

8 comments:

朱墨华 said...

这年头,还是当黑社会好一点,黑白通吃!

吴启聪 said...

志忠:

日前我就是对目前黑白混淆的政局有感而发,在六日谭里写了篇《己方的正义》。

每个人都说自己是正义的一方,到头来都只是己方的正义罢了,看在对方眼里又何尝不是另一极端的邪恶?

然而,我们身为人民的,也有属于我们自己的正义。

啊利 said...

这些天和朋友也谈到黑白的话题,朋友的世界分得很清楚,黑就是黑,白就是白。然而现实里,你可能遇到黑中的白,白中的黑,那又该如何区分呢?我的世界,也许是在黑与白之间,存在了灰色地带。说到最后,没有结论,我们都希望自己是色盲。

你买了电脑?

朱先生,政治不也是黑白通吃吗?我就不信没有。

啊利 said...

这些天和朋友也谈到黑白的话题,朋友的世界分得很清楚,黑就是黑,白就是白。然而现实里,你可能遇到黑中的白,白中的黑,那又该如何区分呢?我的世界,也许是在黑与白之间,存在了灰色地带。说到最后,没有结论,我们都希望自己是色盲。

你买了电脑?

朱先生,政治不也是黑白通吃吗?我就不信没有。

叶蓓怡 said...

黑白真的很重要,
灰色地带最不能要。

就好像我们人民,
做人要有立场。

-蓓怡-

薰衣草夫人 said...

当政客黑白不分时,人民看到的是灰色的未来!

法嚴 said...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黑或白也許已經不管用了﹐當黑貓的勢力比人強﹐就以為可以氣勢伶人﹐白貓也許也是這樣﹐或者時辰未到﹐盲目為任何一方下定論此非言之過早﹐灰色時期為有抓緊最初當初選擇的立場﹐倉猝的被半途一些吸引力給叫住了﹐想想當初釋迦牟尼佛不就不能成佛了。。。

吴启聪 said...

“迷你预算案,博客INSAP评评看”聚谈会

几时:16/3/2009(星期一)

几点:晚上7点30分

哪里:马华中央党部10楼



集思广益,力拼经济!欢迎各位踊跃出席。

有兴趣出席者,请您在此留言,以方便准备食物。感谢。

任何询问,请联络庆宏(hp: 017 3763970) 或 绍谦(hp: 012 7113012)。到时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