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1, 2009

非法集会令国阵大败?催泪弹是败因!


有人问,在马来西亚寻求一个和平、自由的集会,可能吗?很多人讲不可能,有很多人讲可能但是,但是什么呢?就是必须获得批准。此次反内安法令的集会是拿不到批准的,所以是非法集会,因此就出席的人就会被对付。

犯法就要被暴力对待吗?

很多人说此次的集会是非法的,所以被对付是应该的。那么就表示被暴力对待也是应该的?很多人又说这是没办法的办法,也许我以前也会这样说,但是去了这次的集会,我发现有些被捉的人都只是在跑而且没有做出任何喊口号或引起骚动的动作。

要遣散群众,警方没有计划吗?

好的,我就苟同警方所说的,这是“一场非法集会”,那么警方既然知道了,是否应该有一个计划来遣散人群呢?我说的人群有两种,一种是路过无辜的,一种是示威集会的。也许射水炮和放催泪弹是遣散后者的,但是作为前者的路人、小孩、妇女呢?

此次的集会让我看到了,警方在遣散人群的时候是没有计划,同时在发催泪弹的时候也没有计划,甚至是乱发一团。情况是如下的:

下午两点多,我们吃饱了就走下去sogo那边,遇到林立迎州议员,开始看到群众集聚在那里。过后不久,我们就看到安华、林吉祥等民联领袖手牵手到场,在他们来之前,蔡添强已经开始给民众致词。民联领袖陆续来到后,民众就开始游行到回教党总部附近。

就在此时,我们看到了水炮车发水炮,我们就立即跑到很远的地方去躲水炮。那时我才尝试到水炮的利害,眼睛红肿、鼻子很呛。警方开始逮捕一些人。

水炮攻击一轮后,示威的群众都纷纷散开。过了一个小时左右,我遇见路见要鸣。我们聊了一阵子就看到一些人“舞魔鬼”以示不满内安法令。就在大家要离开之时,警方发射催泪弹,眼看催泪弹,大家都落荒而逃。原以为跑到群(很多小孩、妇女在逛街)那儿去就没事。

事情来了,我们跑到的地方竟然有10多粒催泪弹被发射到,大家在跑的时候看到至少有6个小孩是坐在婴儿车里头。大家都中了催泪弹,根本就无法呼吸,更何况是小孩呢?



难道你警方在发射催泪弹之时,不会看看那是什么场面吗?

警方封锁LRT地铁站,封路不让人走,但是却要遣散群众。但是又没有一个明确的指示,那些逛街的人要如何配合呢?小孩的家长如何带小孩跑呢?我们被射催泪弹的地方根本就没有示威者,这是我敢肯定的,有的话,也不会多过5位!为何你们要向我们射催泪弹呢?

莫名其妙的警方,要我们配合却没有明确指示

要我们集中一个地方却没有明确地指示,甚至自己所在地也被发射催泪弹,这我们能服吗?群众是无辜的,小孩更是无辜的,你不要群众到集会的地方,你应该开放地铁让那些要走的人可以回去。又或者指定一个地方是给你们逃离催泪弹的。并非是不是也发催泪弹!

呼吁警方向无辜群众与小孩道歉!

没有计划、没有指示、没有良心、没有规划地戒除非法集会的警方是必须向群众道歉。内政部长更需要向外国游客道歉,马来西亚的形象完全被摧毁了。



非法集会不应该,警方没有规划更不应该


若非法集会是不应该的话,没有规划地遣散群众更是不应该的。

有一些问题给予首相,一个马来西亚是提倡全民,安华、林吉祥等民联领袖不是人民吗?就是因为他们是反对党,所以应该被另类对待吗?人民要求和平集会,为何不能呢?为何一定要暴力镇压人民呢?


后记:
你越克制它、它越会反弹。这是给予国阵领袖的劝告。你们将会失去政权,若你们不能开明看待人民想要和平集会的意愿。也许你会说这些都是反对党支持者,但是他们会带来连贯性的效应。他们会让人民更讨厌你们,若你们克制它。

如何?
第一,关掉地铁站,要离开的人无法离开,激起民愤。
第二,乱射催泪弹,无辜路过的人没地方逃,激起民愤。
第三,遣散民众没规划,大家都徘徊,无处可去,激起民愤。

三大民愤,下一届大选,谁会胜?哈哈

17 comments:

林廷辉 said...

身为一个国家的领导者,他们居然可以忍受属下们的弱智,无能,腐败,但是却完全不能接受普通百姓们对他们的霸权思想存有着一丁点儿的挑衅!对于这一些威胁到他们的霸权者,他们的态度始终是一贯深恶痛绝,必杀之而后快!他们真的以为自己是皇帝嘛?这已是什么年代了?为什么我们的领袖还是存在着几千年前的皇帝霸权思想?

再强调一次,人民绝对不是要“搞事”,然而,人民只是坚持真理,维护正义。人民只是在为合理的自由、真实的和平和真正的民主而斗争!请停止一切无情暴力镇压,请把人类最基本的权利归还给人民!不要再给我们任何的借口!不要再喊一大堆废话的口号!

张天旺 said...

這政府眼中哪里還有人民的存在的?真的該死的臭豆腐!

這一次我們絕對要一氣呵成支持民聯把霸政推翻!還我民主,還人民基本人權啊


關于趙明福和那些被扣留致死的恐怖事件,為何國陣領導都沒有一個敢敢出來給人民一個較像話的交代?他們的立場為何?他們的良知在哪?

馬華民政領袖到底有何感想?為何真正應該大聲的時候他們卻鴉雀無聲閉門爭權奪利?


現在國民唯一的希望就是實踐政黨輪替,方能抵消霸權者的無作廢為!

霸政虐民 said...

盛传嫌犯被执法人员殴打片段 http://advocateviews.blogspot.com/

路見要鳴 said...

所以我说,
我们要告诉民众,
有国阵, 民众没有明天!

Trouble said...

国陣做的好做的漂亮..!下届大选人民该萬众一心支持国陣和把反对党弄死X..
人民不该忘记国陣政府对我们的恩惠..我们一定要精神上支持它和行动上報答它给反对党死X.X.X...

玉刚 said...

哈哈

你描述的情况似曾相识

在Sogo停车场里面,你有没有遇到一个穿花色shirt牛仔裤背着一个黑色书包拿着米色手帕的傻仔?

我碰到一个穿紫色衣服的华人,是你吗?

陈志忠 Chee Tong said...

你说的那个紫色衣服的人是我朋友。。。我和他在那边分散的。。。

Tan Eng Hwa said...

这新闻成为美国各周各省的报章国际新闻。
今天和教授闲聊时他告诉我大马示威事件,不然我也不知道。

sanjiun said...

当天联邦后备队“出招”时,完全没有事先警告。
水车一来,就是一个字“喷”!

Mountebank said...

看看在朝的两位大官的态度:

马华总会长翁诗杰提出,马华会提出以新的法律来取代内安法令。

民政全国主席许子根依然秉持其一贯的模棱两可语调,认为参与集会者不应该走上街头,而应该通过正常法律管道来反对内安法令。


上面两位都是和民意背驰的白痴,马华距离上次提出要检讨ISA到现在呢?多久了,还在陈腔滥调,白痴。

另外那个白面书生就不用我多说了,两粒睾丸不知道掉进了首相署的那个角落?

thepplway求真 said...

国阵倒台天经地义,政权霸权太久已经失控了,践踏民意致如此,还有什么值得惋惜的?

叶蓓怡 said...

还有两年,拜它都不会做什么好事。
这样的政府,简直无能!

薰衣草夫人 said...

当时你应该即刻拍下受害小孩的照片,公诸于世.

陈志忠 Chee Tong said...

林大哥,
我们都知道国阵是需要改革的,只是他们说了就算的。。。

夫人,
我那时候连眼睛都无法张开,根本连走路也是问题,要拍下来确实是比较困难。。。对不起

Marcus Tan 键汉 said...

玉刚,原来是你。

幸会。

紫君 said...

没关系,吃吹泪弹,就当作胡椒粉吧!!我们人民"过敏"打喷嚏时,他们就知道吹泪弹其实是"催亡弹"了!!哈哈!!

細水長流 said...

借这里传送一个生日祝愿,
不管局势如何,
今天长大成人的你该好好庆祝一番,
21岁是一个加冠的年岁,
好羡慕你有如此年轻的岁月,
祝你天天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