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2, 2008

敏感课题?sensitive??

“不要再讨论这些敏感课题。。。
尤其这些种族课题,内安法令啊。。。
我们还是少谈为妙。。。”

我傻了眼,
教育课题。。。
也是一种敏感课题?
也是种族课题?

我与友人在谈天,
突然来了一个新朋友,
我们就不约而同谈起了国家时事。。。

也提到了大专法令以及教育课题,
发现为何玛拉大学的课题到目前为止不了了之?
本地大学录取方式、优秀生需要上诉等。。。

此时,
朋友突然一句,
我们还是少谈敏感课题。。。

让我有莫名的伤感,
为何连一个这样的课题,
一个教育课题就变成了敏感课题?

那么到底人民还可以谈什么呢?

刘秀梅事件,
让我发现308后的政治局势,
也是无法带出一个无种族色彩的信息。。。

STPM来了,
我祝福他们要努力考试,
要得到好成绩是应该的,
也是必须的。。。

接下来,
我才会祝福他们好运,
没有好运进不了大学??

是真的?我不懂。。。也许一些马青领袖才懂。。。
因为他们一直在处理这些优秀生的上诉案件。。。

明年,
身为马青总团长的魏家祥,
他还会继续以前他当总秘书的上诉工作吗??
还是他会要球制度化解决问题?

期待。。。。

"hey i think we better talk less about the sensitive issue"

what??
what is the sensitive issue??

education issue is a sensitive issue?

yesterday,
i chat with my friend in kopitiam old town,
a guy which is my new friend join us....

we start to discuss about Malaysia issue,
we describe the education system,
especially the opportunity of study in local universities,
and also the college university act....

they think that is sensitive issue....
friends,
this is a normal topic,
we must concern....
why?? become a sensitive issue?

can you imagine?
basic normal topic become a sensitive issue?
why we cant get an equal opportunity?

14 comments:

thepplway said...

其实这可以看出我国人民缺乏公民意识,被白色恐怖吓得。。。

keykok said...

我们被长久以来的"坏"习惯定型了,所以没有对国家任何决策缺乏信心.

愚公移山 said...

越是敏感越得討論。
這樣才能把敏感變得不敏感。
這樣大家才能變得更理性。

陈志忠 Chee Tong said...

thepplway,
白色恐怖的存在是无形的。。。

陈志忠 Chee Tong said...

keykok,
应该说我们长期被灌输了,不要问政,
即使问了,还是一样,所以导致我们一时无法释怀。。。。

但作为青年,我们应该经常对政策持有看法,不应该只是一昧回应支持或反对而已。。

我们要开始质疑政策,然后拟定一个更好的政策来代替。。。这样才是一种批判的精神。。

陈志忠 Chee Tong said...

学长,
敏感只是一些政客的借口,
在政治里头里,敏感的课题就是无法解决的课题,所以更需要讨论并且将其敏感度减到最低。。。

这样才是一种理性问政的方式。。。。

青天白月 said...

很明显的,如果没有变天,就算你我淘尽狂沙,也不会见黄金。

陈志忠 Chee Tong said...

青天白月,
有时候不一定只有一种模式才可以促进改革的。。。

真如我之前所说的,
当变天总策划也开始承认变天的难度之时,
作为一个“中立”的角度出发,
我们也希望看到现任执政党的改变。。。

若无法改变,
那么下一届大选,
我们就一起改变他们。。。。

青天白月 said...

志忠,大选前应承的话多不可信比如华团诉求事件,多不胜数。我们就是要下届大选变天,最主要的还是东马人民一起变。
如果你还对那班污桶有期望,那你是太低估他们了。

思想决定未来 said...

无语

只是觉得政客们脑袋有问题。

陈志忠 Chee Tong said...

青天白月,
我是在别无选择下提出这样的看法。。。

陈志忠 Chee Tong said...

小思,

我也是无奈才写下这篇文章的。。。

thepplway said...

当我想写的时候,发现到这是一种政治压力。
打压了言论,发布了白色恐怖大家才会互相猜忌,而不敢畅所欲言。

这是亚洲与当时美国反共时期最黑暗的写照,你看我这头像在美国当时不能谈共产党。当然在马来西亚也有好长的时间不能谈马共。

这是一个亚洲人用的超稳定结构的政治极权手段。

今天可能你谈到敏感的东西报纸被吊销执照。。印刷与出版法令管这方面

透过国内最大帮的法盲与没有独立思考的一群,t他们随时可以告如何在野党或民间谈敏感的东西。。。这样其实只有这群不知所谓的家伙在间接或直接的用安内来围堵人民的民主空间。

陈志忠 Chee Tong said...

thepplway,
我了解这种的心情。。。
我们在大专谈起这些都被大家看成一些异类

白色恐怖的厉害还深入到我父母,
我的父母因为担心这些法令会找上我,
千方百计要我离开社团,
甚至不允许参与任何发言。。。。

我不怪他们。。。
因为他们真的是为了我好。。。

我怪的是法令的效应。。。
让人民活在白色恐怖中。。。